• Start in December  -[2010-12-02]

    半年没有更新,晚上睡不着想到荒废这么久的博,忽然想要重新开始。从春天回来,到现在已经是冬天了。算算时间过的还真是快啊,嗖嗖嗖的,抓都抓不住。不过无论怎样,飘忽不定的状态终于结束了,工作稳定下来,也就要踏实的过日子了。虽然到现在我也没有习惯不用坐班的生活,总觉得没有归属感。但愿慢慢也会找到自己的节奏。

    记得大学那会儿,喜欢北京喜欢的一塌糊涂,一到假期找各种理由往北京跑。在北京住过高中同学的宿舍,陌生人家的客厅还有阴冷的地下室,当时一点都不觉得苦,似乎只要是在北京就已经很满足了。天天背着相机往外跑,虽然,也没拍出点什么名堂,但当时的自己,真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这座城市啊。如今,已经在这里不痛不痒地生活了半年。大概是心态变了吧,又或者说心里那个最好的地方已经腾出来给悉尼了,所以这么久了竟然没有觉出一点儿好来,尽管还在创造条件早日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

    朋友从广州面试回来,说一心想要过靠谱生活。我想了一晚上,什么样的生活才是靠谱的呢?从前我很理想主义,执拗得很,现在想来很多事情当时都大不必那么坚持。以前总是觉得自己的幸福是要别人给的,慢慢地知道其实自己开心才最重要。从来就不是内心强大的人,自卑谨慎腼腆,一点都放不开。于我而言,所谓靠谱生活,大概就是自己让自己变得靠谱起来吧。工作时勤勉负责,生活里乐观知足,再有三五交心朋友就再好不过了,其他的,还想指望什么呢,不是么。

  • 一夜大理  -[2010-07-01]

    在潮热的小旅馆房间里怎么都睡不着觉。虽然为了避免孤单选了四人间,但是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其余的三张床还是空空如也。于是准备下楼喝点东西。期间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出门拐了个弯就到了红龙井,在我没有订到房的那家旅馆的小酒吧里要了瓶青岛找了个角落便坐下来。台上来自挪威的女孩子有一句没一句的唱着,伴奏的吉他手大约是她在大理的男友。在我喝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们下台走出去了。之后上去一个男生开始拉马头琴。店里有两只金毛,其中一只大约是闻到了我身上的孤单,所以一直趴在我的桌前陪我。于是想念起笨笨来。不知道它还记不记得和我在一起的日子。

    听完马头琴,微醺着回到房间,倒下便睡着了。

  • 北京北京  -[2010-06-26]

    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更新,好像是故意要逃避已经回来的现实。两个月来一直处于放空状态,没有联系朋友们,没有投过简历,甚至很少出门。北京城每天都那么喧闹,到处都是避不开的人群。时常觉得有一种压迫感。每个人似乎都被放在了一个设定的轨道之上在运作,而赋闲之中的自己仿佛变成了最不正常的人。在人群里我看得到五年十年二十年后,自己每一个阶段的可能性,可是我又不确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哪一个。

    折腾了很久终于扔掉了旧沙发,还买了新的餐桌衣柜书桌和台灯,于是终于告别租房时代。拧好最后一颗螺丝的时候,我想是不是就真的要在这里过下去了呢。一切似乎都要朝一个完满的方向去了,可是总是觉得不踏实,却也说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窝在沙发上看欲望都市,四个50岁的女人在物质富足之后,依然纠结在各种复杂乏味的情感关系之中,动人的也只剩下经过时间洗涤的友情。Carrie在除夕夜冒着风雪赶往Miranda的住处,这一路上的滋味大概也只有孤单的人才能够体会。于是想北京是不是我的纽约呢,而我的Carrie又在哪里?

  • A SINGLE MAN  -[2010-04-06]

    想看这个片子很久了,一直都没有时间。今天在它下线前一天,我终于在New Town的Dendy如愿以偿。说实话我是冲着Tom Ford去的,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每一个镜头都那么的精致,像服装片一样考究。片子最动人之处在于Goerge得知Jim去世的消息的那一幕,本来无可挑剔的生活瞬间分崩瓦解,突然间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然而,更让人心碎的还在后面,Goerge强忍住巨大的悲痛对电话那头说,追悼会在什么时候,那边却说,我想你恐怕不能参加,因为那只对家庭成员开放。16年的感情就这么被一句话轻描淡写的否定。人世的悲哀,也莫大如此吧。

    据说Tom是王家卫的超级粉丝,看过电影之后我肯定了这一点。配乐配乐把王家卫的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大提琴的悲鸣让整个故事串联得丝丝入扣。回到家马上下载了OST到IOPD里。

  • 想起  -[2010-03-08]

    记得有一阵子,特别特别低落的时候,S先生总是会开车带我去海边。 Brighton Le Sands,Bondi,Coogee,大概都去遍了。午夜的海,有一种独特的气息。漆黑一片,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潮水的腥气和浪花拍打岩石的声音。面对大海就那么坐着,回头看看城市里的灯火,想到为了留在这里所付出的代价,不觉有一点心酸。这个时候S先生总是好心的安慰我,于是我也只好尝试和他用英文来谈心。只是越聊越觉得难过,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够独自在这里撑多久。当然,我还是发自内心的很感激S先生。

    现在悉尼正是夏末秋初的季节,天气有点反复无常。前几天每天都被冻醒,好不容易熬到有时间换了厚棉被却又热到无法入睡。想起大学有一年的这个时候,还在广播里讲过一段夏末秋初的爱情故事。讲完的时候还有某人在广播室的楼下等我,而如今我们早已失去联络多年。有时候想想,是不是很多人只会在我们生命特定的一段时间里停留,过了那一段,大约就只剩下物是人非的怀念了吧。S先生也好,某人也罢,大抵都是这样。